<menu id="6q8eo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6q8eo"><menu id="6q8eo"></menu></menu>
    <menu id="6q8eo"></menu>
  • <xmp id="6q8eo"><menu id="6q8eo"></menu>
  • 當前位置: 首頁
    > 法院新聞 > 圖片新聞

    “愿我的存在,讓世界更溫暖”——記浙江省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錢慧智
    發布日期: 2020- 10- 12 15: 12 訪問次數:

       “她一直熱熱的。誰也想不到當初那個小小的女孩,如今有這樣多的熱量、能量。”民一庭法官章玉萍說,和錢慧智一起來到嘉興中院,看著她工作一直忙碌,去年調整為審管處副處長后更是行走如飛,還飛來飛去做義工,在單位默默做圖書室管理、同事的瑜伽老師,她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,問她忙不忙,怎么這么瘦了,她說還好。“她就是這樣從來不抱怨、一直在行動的人!”

        錢慧智工作在浙江省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,身處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、開放程度最高的長三角區域,每天身著制服和皮鞋,在窗明幾亮的大樓里采集、分析司法數據所反應的社會經濟發展晴雨指數,參與推進社會治理法治化、現代化。

        工作之余,她愛閱讀,包里必備一本書。偏好田野調查類,以期看到中國鄉村、打工女孩、艾滋患者、城中村、留守兒童等與她隔著“遙遠距離”的真實世界;然后,她希望自己成為更酷的女生,跨過這個距離,用實際行動參與到改變中,在嘉興看望獨居老人、去大涼山看望孤兒、去巴厘島參與國際義工項目、去湘西農村支教……

        “世界觀,是觀過世界之后才形成的。”錢慧智說,“無論貧窮或發達,我都想要去看看。我們從事的工作、手中的權力會影響到千家萬戶,而如果對這千家萬戶的需求、欲望不了解,也做不好工作。”

        行走在這越來越大的世界,讀萬卷書、行萬里路、識萬種人,喂養了迷茫的她、深思的她、沸騰的她,“愿我的存在,讓世界更溫暖。”

        她覺得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

        “我很希望自己能成為這么酷的女生”

        “我認識的太多女生都明亮得耀眼。她們用力地生活,熱烈地投入每一次戀愛,勤勤懇懇地工作。閑暇時間去做義工、做志愿教師、做戶外徒步的領隊、拍攝紀錄片、舉辦自己的畫展、獨自背包走進非洲、七次徒步進藏、騎車橫跨美國大陸、會說四五種語言、懂得分辨動物的腳印……”

        2014年5月22日,錢慧智收藏了這篇微信推文《不是所有女生的生活里只有卡地亞和愛馬仕》,“我很希望自己能成為這么酷的女生。”

        那是她法學碩士畢業第三年,父母遠在常熟,自己一個人在嘉興工作,正在謀劃更有意義的周末。畢竟,隨著年齡增長所有人都來催婚,總讓她迷茫;而閱讀如果不能與現實、與大地緊密聯系,總讓人膽怯。

        說干就干。錢慧智去嘉興義工注冊成為正式志愿者,認識了很多有意思的志愿者,一起練瑜伽,一起看望獨居老人、幫扶困難家庭,去圖書館整理書籍等。在公益活動中,她更多看到,嘉興這座很溫暖的城市,“志愿者們用自己的行動溫暖一整座城。”

        她甚至走了很遠。在LEDtalk(一個由從事法律、經濟和設計從業者組成的小聚會)上聽到義工分享做國際志愿者的經歷,想起《天空的另一半》等書里介紹的國際義工項目,年輕人去看世界上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,貧困、疾病、戰爭、犯罪等,長大后就會考慮如何去解決這些問題。“怎么著也要參加一次這樣的活動!”她在網上做功課,自費報名,跑去巴厘島參加為期一周的海龜保護項目,遇到國內外志同道合的小伙伴,感覺很奇妙:“世界很大,人類多種多樣,但總有些共通的東西讓我們走到一起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因為我們不能幫所有人,就以為不該幫助一個人”

        保護環境、幫扶困難家庭等在不間斷進行,錢慧智打心底認同“人不能要求別人怎么樣,但可以從自我做起”,收獲行動的力量。但也有無助時,光幫扶有用嗎?特別是有人說,幾年以后,說不定這些孩子又因為違法犯罪到法院了。萬分痛心,錢慧智自問:“我們究竟該怎么做才能讓這些孩子能夠分享改革發展的紅利?”

        2017年,錢慧智似乎找到了和孩子的精神連接。她申請加入了“益啟計劃”,每年到湘西板當禾小學開展為期一周的支教服務。她開設“寶貝保衛戰”普法課程,主要負責防性侵、霸凌教育和心理疏導,面向板當禾村七八十個孩子。

        “對我來說,防性侵課程難度很大,講少了起不了作用,講多了搞不好留下陰影。”錢慧智說,她每年都和隊友一起嘗試做出升級版課程:她手工活好,親手鉤織防性侵教育ketty貓,讓孩子們明白隱私部位;圍成圓圈,給青春期女孩兒講生理期衛生知識;用手工玩偶熊作為獎品,激勵孩子們認真聽講、遵守秩序;結合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情況,創作設計《跟我學保護》繪本、手語兒歌等;通過情景劇演出,講授預防校園霸凌……

        孩子,已成為錢慧智心底最柔軟的角落。無論是擔任審委會秘書,旁聽討論惡性刑事案件,還是閱讀兒童心理健康類書籍,她發現了一些規律:生活艱辛,教育缺失,旁人冷漠,內心的儲愛槽空空如也,面對應激事件缺乏調適之道……“這些因素以不同方式排列組合,也產生了不同的悲劇與遺憾。”她說,我多了堅定,我想要改變,“不要因為我們不能幫所有人,就以為我們不該幫助一個人。”

        錢慧智特別痛心美美(化名)的墜落。她是嘉興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打擊的一個惡勢力犯罪集團首要分子,1999年出生,11歲隨父外出,但父女關系不好。不滿18歲就開始有組織地強拿硬要、聚眾斗毆,而受害者大部分都是在校學生。2018年,美美被判刑。她供述:“我被最好的姐妹算計了!她叫外面的人來打我。從那以后,我也就知道了在社會上混的重要性,開始了每天到酒吧去玩,多認識些混社會的人……”

        如果提前有好的教育引導,是不是結局就有所改變,美美也不會從受害人演變為加害人?錢慧智相信“寶貝保衛戰”肯定能改變一點什么。

        告別晚會上,孩子們認真的演出、村民們的點頭,臨別時分孩子們塞來的小紙條、寫來的信,讓錢慧智支教時暴雨、烈日、停電、蚊蟲的困擾,都煙消云散,她和孩子們建立了精神的連接。

        “錢是有銅臭味的,書是香的”

        其實,為這每年一周的支教,錢慧智要克服很多不適感:外出前,她加班加點忙到飛起來,休閑和睡眠都極限壓縮,還要被父母叫停“這不是你管得了的事兒,一個女孩子家,再也不能去了!”到了板當禾,晚上在村民院子或是學校操場上睡帳篷,有人打呼嚕,有雞鳴狗吠,睡不著,就爬起來練習瑜伽、冥想,錢慧智被戲稱為“師太”。

        她還是要去,因為牽掛了一年。

        這牽掛是因家風、因閱讀以及見多了司法案件,“我看到農民工在陌生城市打工、成家、扎根的艱辛,看到他們的子女想要讀書、考大學、就業所付出的努力,就會特別有代入感,走不開,躲不掉。”

        錢慧智說自己其實是農民工三代。爺爺從江陰農村到常熟鄉鎮企業打工,父親跟著爺爺,一開始做電焊工。因為他肯干又善于思考,廠里領導慢慢培養,父親還入了黨。后來又趕上企業轉制浪潮,家里東拼西湊入了股,才算實現農民工的成功“逆襲”。但每次去廠里找父親,錢慧智看到的都是從前那個戴著白手套干活兒的普通工人,從來不見叉腰、背手、發號施令的老板形象。

        小學五年級前,家里的房子都是租來的,但一點不影響平凡的幸福。長輩掛在嘴上說的是“錢是有銅臭味的,書是香的。”而母親的熱心腸也深深影響了她。

        有一次,她和母親去菜場,天色已晚,門口遇到一個年紀很大的老奶奶在賣蔥,她倆對視一眼,把剩下的一大捆蔥全部買下來,實在吃不了,喜歡侍弄花花草草的娘倆回家就把蔥種在花壇里了。

        雖然蔥最終沒有成活,卻把善種在了錢慧智的成長歲月。她考入法院,母親還特別叮囑:“我們也是從苦難走過來的人家,不能忘了本。做了法官,對那些弱者,你能幫的就幫,千萬不要仗勢欺人。”

        做裁縫的母親很是欣慰,女兒通過讀書有了體面的工作。可她很難理解,閱讀在女兒的眼里,“并非僅是手段,它有著自身獨立的價值。就像程序法本身有著獨立于實體法的價值一樣。”

        “讓閱讀成為我們的生活方式。”2008年研究生開學典禮上,老師正在激情演講,錢慧智的心腦為之一震:多年來的疑問有了答案,問什么讀書的“意義”,閱讀本就是一種生活方式。她就讀的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,老師們多受公丕祥教授的影響,流傳著公丕祥對弟子“每周讀1本書寫10000字讀書報告”的要求。在這種閱讀氛圍里,錢慧智如魚得水,除了法律書和枕邊書《紅樓夢》,她很喜歡看田野調查類的書籍:讀《江村經濟》,感動于費孝通深入基層好多年,把所看到、所體驗的真實人生寫成書;讀《打工女孩:從鄉村到城市的變動中國》《中國在梁莊》《她身之欲:珠三角流動人口社群特殊職業研究》《我的涼山兄弟:毒品、艾滋與流動青年》等,在字里行間感受那些“遙遠距離”群體的酸甜苦辣。

        在這種生活方式里,錢慧智覺得閱讀讓人開放又謙卑:書將全新的世界展現在我們面前,在這些殿堂里,不斷地修繕自己的觀點和行為方式。“就像高中讀《紅樓夢》,超級喜歡林妹妹。又讀《蔣勛說紅樓夢》,才覺曹雪芹對每個人物的悲憫,即使是最卑微的丫鬟,即使是賈瑞那般淫蟲,即使是王熙鳳的機關算盡,即使是薛寶釵的世故,他都有一種理解。”慢慢地,自己不再討厭薛寶釵,對待生活里遇見的人,也不自覺地帶著這樣的悲憫去體察對方的生命形式。

        2011年,錢慧智剛進嘉興中院,在立案庭工作。一次,有個滿頭銀發的老奶奶要上訴,又不屬于本院管轄。但錢慧智發現老奶奶神色有恙,又詳細看了材料,里面還混著患有躁狂癥的診斷證明,她便更耐心解釋,直到老奶奶說要坐公交回家時,錢慧智走出窗口,從口袋里掏出一些錢給她,送她出門坐公交。

        “立案窗口總會接觸到不同階層的面孔,后來到審管處,無論司法數據統計分析,還是審委會秘書,都會看到或了解到一些極端惡性案件。”錢慧智說,最難受的是針對未成年人的惡性案件,有時會氣得內傷,總想要做點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們從試圖鼓舞他人開始,以自己收獲力量告終”

        “姐姐,你為什么幫我?是不是以前也有人幫過你?”曾有孩子這么問錢慧智。她曾和小伙伴一起每周抽時間給一些困難家庭的孩子補課。

        那一刻心靈的悸動拷問著作為成年人的錢慧智。這是沉浸在親子小愛、每封家書都以“吃得白白胖胖的回家!”來結尾的父母,很少關心的。他們覺得女兒做好工作、搞好生活更重要。而錢慧智說:“很多人的人生,如果我們不跨出去與他們相遇,我們可能根本不會了解:哇!這個世界還有這樣的存在!那么我們的認識就很局限,也很難做到包容或者無條件積極關注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們從試圖鼓舞他人開始,以自己收獲力量告終。生活的溫柔總會噠噠噠跑進你的懷里。”

        她去圖書館做義工時,認識到一個義工家庭:父母子女一家四口共同做義工,小女兒才三四歲的樣子,看見媽媽整理書籍,她用稚嫩的聲音說:“我也要整理。”

        而板當禾的小姑娘麗麗,家貧、幼年失父,特別內向,不說話。經過一周相處,給錢慧智寫信:“原來,你是多么好的一個老師……我會好好愛你們,成為一個愛說話的自己。”

        錢慧智看著看著眼淚就流出來了。“這些都在教育我該如何對待每一個人、每一件事,該如何說話、如何行動。”

        嘉興中院審管處處長孫浩覺得,公益活動讓錢慧智更深刻地去觀察和體悟民間疾苦,同理心比較強。“這些都會反饋到工作中來,審管處要做好審判管理,不能總是讓人覺得你就是拿著皮鞭的人,她要與院內各部門溝通,要與統計局等外單位聯系,都會比較謙和、真誠,讓人舒服。這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,最重要的能力之一。”

        錢慧智也覺得自己的人生更豐碩了,或者說,更接近老百姓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2018年,大夏天,寫職務犯罪案件大數據分析。雖然大量的數據由系統自動生成,但還有很多個性化的口徑要人工統計,比如職務犯罪發生的具體環節,錢慧智就查了500篇判決書,一個個統計,周末單位不開空調,電扇的風呼啦啦很響,她常常渾身濕得透透的。但錢慧智覺得這比板當禾條件好,比農民“雙搶”幸福多了。最終,她的付出得到了認可,還獲得了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屆司法大數據專題協作研究的一等獎。

        錢慧智一直很享受把不懂的問題搞明白的探索,每年都會找出實踐中遇到的問題寫論文或調研報告。相比以前在學校里寫論文,純粹理論分析,現在能結合數據、案例來寫,她的心里更踏實了。

        數據讓她更有底氣的還有支教工作。分析性侵案件,一般人會跟孩子說要小心陌生人,但實際熟人犯案更多。“我的課程都有司法大數據支撐,孩子們更信服。”錢慧智驕傲又俏皮地笑著,眼里閃著小星星,“當然,我還有個夢想,特別希望自己能像美劇《犯罪心理》里面的佩內洛普一樣,要啥數據,鍵盤敲敲、鼠標點點,全部能出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們共同改變世界。我想,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訴源治理吧”

        那是個普通的夏日傍晚,卻因一個刑事法官的周到,駐扎在錢慧智的心底。

        一個已被執行死刑的罪犯的妻子來到嘉興中院立案窗口,要求開具證明文件以便殯儀館同意她去領取骨灰。負責接待的法官是個老法官。在文件交接的瞬間,錢慧智清楚地聽到一聲“謝謝”。

        沒有哀嚎,沒有埋怨,沒有痛恨,居然是“謝謝”?錢慧智停了好幾秒才緩過神來:這個法官的辦案功夫一定足夠深厚,而接人待物一定足夠周到。

        后來了解到,也許有人覺得這種事務性工作交給書記員或法官助理就可以,但那名老法官更愿意自己做這最后交接的人,罪犯的終結,總是見一面才好,千言萬語都在那一刻了結。

        這個場景久久徘徊,錢慧智也希望自己成為那樣周到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她一直熱熱的。誰也想不到當初那個小小的女孩,如今有這樣多的熱量、能量。”民一庭法官章玉萍說,和錢慧智一起來到嘉興中院,看著她工作一直忙碌,去年調整為審管處副處長后更是行走如飛,還飛來飛去做義工,在單位默默做圖書室管理、同事的瑜伽老師,她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,問她忙不忙,怎么這么瘦了,她說還好。“她就是這樣從來不抱怨、一直在行動的人!”

        有空就讀書、做手工,用章玉萍的話說“心靈手巧”,小朋友的鞋、玩偶都會做。好多同事和孩子都收到過她做的小手工。

        在“90后”女孩趙雅文看來,錢慧智做義工是很正常的事兒。趙雅文以前在國外留學時也做,現在已經跟著小錢姐詳細了解了加入義工組織的程序,“只待正常啟動了。”趙雅文笑笑說,小錢姐最難得的是那份待人的熱心、周到,最讓人羨慕的是工作能力強,“她就是我們審管工作的兜底條款。”

        嘉興,在錢慧智的眼里,是越來越溫暖的城市。嘉興中院也有很好的公益氛圍,在捍東大哥二十多年義務修電器帶領下,“和捍東一起學雷鋒”已經成為機關服務品牌,也獲得了2019年度最佳志愿服務項目。還有領導、同事們一起幫扶困難家庭。

        未來,錢慧智爭取每年能到板當禾,陪伴孩子們健康成長。也希望有更多的志愿者加入,“我們共同改變世界。我想,這也是另一種形式的訴源治理吧。”



    作者: 記者 孟煥良 通訊員 沈羽石

    信息來源: 人民法院報

    【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本頁】
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欧美亚洲久久综合精品